白坛子

【酒茨】疼与被疼

( ・_・)ノ⌒●~*
万万没想到,图片也能被禁
我……氧化钙啊
见微博
https://m.weibo.cn/6079436447/4134206735078750

【我x大天狗】囚笼

注意:我x大天狗,有肉
无逻辑,胡来开心
微【酒茨】
严重OOC
妖鬼是一家
瞎编乱造
大天狗此文中是恶鬼形象

文章见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6079436447/4132387472694871

终于过狗十了,开心得一逼
决定写狗子的车
欢迎各种点车,点play

注意是我x狗
请“好好”对待亲爱的🐶

【酒茨】被宠溺的人

被宠溺的人

茨木总是在公众场合大声说话,而且说话内容也是不知羞耻地无限吹吞,又很喜欢做傻事……
简直就是一个笨蛋啊!

在酒吞刚捡到茨木的时候,这个“鬼之子”十分羸弱,又丑陋。
如只小兽般充满警戒心,还很喜欢逞能,“你,你不要过来,吾很强的!吾……”一副“超凶”的模样,想也知道只是一个孩子的逞能罢了。
被酒吞稍稍教训了一下,便开始流眼泪,“呜——吾才不怕你呢,呜呜——”
然后便莫名其妙缠上了酒吞,无奈甩不掉这个小子只能带回山中养着,不过也仅仅是给了块栖身之地罢了。

从未与他人接触的“鬼之子”其实内心充满中怨恨,不过却还是保留着赤子之心,也是自相矛盾。
对于把自己捡回来,让自己住在宫殿,每天能有饭吃的酒吞,茨木内心是仰慕的。
即使鬼王从不主动来找自己,茨木也会腆着脸去找酒吞,还经常打断鬼王与臣子的谈话,又或者是打扰鬼王的性生活。

鬼王倒是没惩罚这个烦人的小鬼,其他妖怪却极度讨厌着自以为和王很熟的臭小鬼,只不过是个没本事的家伙竟然还有脸缠着我们的王。
妖怪们总不愿给茨木好脸色看,在鬼王面前表现得到没这么露骨,但是只要趁王不注意便板着一张脸,亦更偏激点的已经开始动手动脚了。
这不,又被找借口,被妖欺负,还是些崇拜着大江山的鬼王,心智还没成熟的小鬼们。正因为的小鬼,下手起来更加没有分寸,把茨木欺负得满身伤痕,也不过是有苦说不出,只能默默承受。
到底还是太胆小了啊……
酒吞只不过是正好想来此处闲逛,便看见了这一幕,见茨木毫无还手的打算,不禁感慨道。
不过妖怪之间本就是弱肉强食,崇拜强者,即使是自己捡回来的家伙,如果仅仅是这样都无法反抗那也就只不过如此罢了。这种事情本来我们的鬼王就不会去干涉什么,他也只是默默在一旁看着这一切。
那么到底结果会是怎么样呢?

最终茨木也没有一点反抗的举动,只是默默抱头,小鬼们欺负够了嘲笑一番也便散去。
真是个没用的孩子,目睹一切的酒吞负气而去,眼不见心不烦。
这天茨木难得没有去找酒吞。

第二天依旧没有见到。

莫不是伤得太重了?唉,连这种小伤都无法快速痊愈,真的是没用的孩子啊。
酒吞命人把茨木召到自己的宫殿来,就算茨木不乐意也不敢违抗酒吞的命令。

衣服包着身体,人又披着长发,伤口倒没看见多少。
“过来。”
把衣物褪去,被隐藏起来的伤口给人瞧得一清二楚。“酒……酒吞大人……”赤裸的茨木羞涩又惊恐地把自己缩起来。
胆子小得很,难不成还要本大爷去搀扶你不成?
被酒吞眼神警告的茨木不再隐藏着自己的身体,让酒吞完完全全看着自己那瘦弱的身子。
在酒吞手触碰到茨木的伤口时,茨木哆嗦着,闭眼不愿瞧王是什么脸色。下一秒便感觉温暖,自己的身体也没那么疼痛,好奇心始然,睁开眼看见自己一个个伤口正在愈合。
“王……”
你不觉得应该说一下伤口怎么出来的吗?
“这个……这个是不小心摔倒……所以才……”
噗嗤——酒吞心里不屑地嘲笑着,不过面色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伤口痊愈了就把小鬼赶出了寝宫,而茨木以为自己撒谎成功,鬼王又替自己疗伤,兴奋得要死。然后第二天去找酒吞,路上听说有几只小鬼被王惩罚了,不过茨木倒没有在意那么多。


还是太没用了
酒吞觉得这个小鬼怎么教都教不会,别说法术,就连人类的《三字经》都背不下来,诗琴书画更不用说了。
你说你还会什么,大江山可不养没用的妖怪。
见刚刚被自己罚打手掌心,现在泪眼摩挲的烦人小鬼,鬼王无奈地叹气。
“酒吞……”
“酒吞,不要生气!吾,吾马上就可以学会了!”
哼,那本大爷到看看你的“马上”是什么时候。
然后一直到百年之后……茨木才精通法术,会写点字,至于《三字经》什么的不提也罢。
当真是养了百年的废柴

这个茨木啊,被大江山的鬼王养了百年,没过多久就被提升到二把手的位置,也不知道有什么本事把王都欺骗过去。
“酒吞!吾回来啦!”
现在的茨木早已不是那个被打不还手的家伙,长大以后便开始闯祸,现在更是无法无天得去给酒吞捅烂篓子,没事就去别妖的领地打打闹闹,最后还不是要鬼王私下处理才保了这小子的命。当然这些事,茨木当然是不知情的。
“怎么,又得到了什么好物?”
“不愧是酒吞,还是这么聪明!你瞧!”茨木献宝一样,把自己从别处得的东西拿出。
仔细一瞧……真不是西边那老家伙可宝贵的夜明珠嘛!几百年前还到处和人炫耀是怎么得到这颗世上独一无二的夜明珠的。
心里一惊,面上还是一脸淡定,夸奖了茨木几句把人打发回去。独自一王,暗自叹气,莫不是又得赔上自个封藏了百年的神酒了。
败家啊,真是个败家的玩意儿。
越想越气,当晚便又把人召进寝宫直至天亮才放人出来。
不过那颗夜明珠到被茨木安在了酒吞的寝宫里,真是天天见得心烦意乱也没用暴力手段把珠子拆下。

end,大概

出了非酋高级后就抽中ssr了,开心得一逼

【酒茨】关于非酋

关于非酋

茨木玩阴阳师也有半年以上了,然而……他却只有两个ssr,而且都不是“酒吞童子”!
时间久了,对此也越来越失望,所谓得越渴望的越得不到吧……
想想为了“酒吞童子”的到来,觉醒材料早就备好,新衣服早就准备就绪,一切只等着自己盼望的人到来。
每次抽券前都会祈祷,玄学,画爱心,然而还是没有用!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酒吞童子”Ψ(●°̥̥̥̥̥̥̥̥ ཅ °̥̥̥̥̥̥̥̥●)Ψ

在看见自己出现“非酋·高级”成就达成时,茨木觉得,大概……也许是a的时候了吧
即使是在游戏中也无法得到“酒吞童子”呢
这和现实中的自己一样,悲伤这么大˚‧º·(˚ ˃̣̣̥᷄⌓˂̣̣̥᷅ )‧º·˚



酒吞回寝室就发现某茨闷闷不乐地缩在床上,手机被扔到桌子上
竟然没有在玩阴阳师,真是稀奇!酒吞如是想着。不过他也没太在意,毕竟对他来说茨木经常发疯犯傻,也不必搭理,便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
不对劲……这家伙竟然有一个小时没有对本大爷说话,绝对不科学。难道是生病了?
身边突然这么安静,让酒吞无法适从 ,开始怀疑那家伙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
“茨木。”
“嗯?挚友,怎么了吗?”
被叫还是会回应的啊,酒吞咳咳几下,不好意思地开口:“你怎么了。”
“……没什么……”继续闷闷不乐。
“哦。”
既然不愿说也不再询问,就等他自己好吧。

几天后……
茨木不开心,也不再拿着手机疯狂肝阴阳师
酒吞觉得问题应该出在阴阳师这个游戏上面,于是趁茨木在睡午觉的时候,酒吞把他的手机拿来,登上了阴阳师。
进去看他的空间就是痴汉气息隔着屏幕向酒吞扑来,【就赐予我一个酒吞童子吧!给我酒吞啊,我要酒吞!重金求碎片】
“额,有毛病吧……”不过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然后看下面留言各种鼓励话语,“茨木不哭,站起来撸”“不就是非酋高级吗,月见黑等着你”“分点欧气给你”
……
果然还是不理解这些人,不过还是到了经常在茨木手机屏幕里出现的界面——抽卡界面。
有那么难抽吗?
酒吞看茨木上面有几张券,于是很随意地抽着,在上面随意地打了个★
没有什么期待下,手机突然震动让酒吞差点把茨木手机掉在地上,“什,什么?茨木童子……这家伙竟然还是个ssr,明明这么弱……”
然后又随便抽了一张……还是“茨木童子”……酒吞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家伙了
第三张的时候,在手机里响起声音的时候,茨木醒来了,“什么!谁抽到酒吞童子啦!拉出去斩——额,挚友?”
一脸尴尬的茨木与一脸妈的智障的酒吞对视着,然后酒吞把手机扔回给茨木,“‘酒吞童子’一点都不难抽嘛!”
说完之后就不理会茨木做自己的事情,所以他根本没有看到茨木看着屏幕里的“酒吞童子”又看着自己时充满兴奋与溺出爱意的眼神。

砰砰砰——❤❤❤
茨木觉得也许自己可以离挚友更近一点点

其实我只是为了表达自己悲伤的心情……我竟然非酋高级了💔💔
没有酒吞没有茨木😢

【酒茨】执念 12

执念 12

“在学校有交到新朋友吗?”酒吞把茨木抱在怀里,左手举着对方的小脚丫,右手拿着指甲钳准备把茨木长长了的脚趾甲剪掉,顺便询问一下学校的事情,毕竟自家孩子的性格还是挺担心交不到朋友的。
“……有,有个叫大天狗的人还不错。”虽然一脸面瘫样。
“那不是挺好的嘛!那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啊,大家都挺好的……酒吞,这里剪歪啦!”茨木不满地举起自己的小腿,甩着自己的脚丫,故意让酒吞反复看到自己剪坏的部分。然而酒吞不为所动,并把茨木的脚拍下,“别动!不就剪不好了,穿在鞋子里面谁也看不出来,继续。”
“哼——”
酒吞根本不想理一副求哄求安慰的茨木,专心剪着脚趾甲 。

第二天上课,不期待也不讨厌,因为很早就到了,班里的人也没几个不过依旧热情得很,让茨木有些吃不消。好不容易应付完同学的热情,回到位置上又开始感受大天狗散发出来的冷气,不过还是大天狗这里清净。
唉,为什么一定要来上学呢,好想在酒吞身边……明明就可以在家里学习的……
揣着小手,心里想着酒吞的茨木,不过在大天狗看来却是寂寞的样子。
大天狗:新生好像很无聊的样子,是不是没有朋友,我是不是应该去搭话?可是好烦……不过老师又叫我和他好好相处,可是好烦……不过他好小只,果然是太寂寞了吧!而且不知道有没有跟上进度?唉……
纠结的大天狗直到快上课才思考完毕,并向还在沉思的茨木搭话,他冷咳一声,开口道,“茨,茨木?”
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茨木从想酒吞的思绪中出来,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家班长,“嗯?”
“咳咳,昨天的作业你做完了吗?会不会太难?”这大概是第一次这么关心同学了吧。
“不——有道题目不太会呢。”本想顺口回答“不会”,突然想到这好歹是昨天和酒吞说的新交的朋友,至少要好好回答一下,然后脑子多转了几圈,不知为何想到了某些方面,茨木:这是在向我搭讪吗?他应该是想要教我题目然后增加“感情”
吧。好歹说了是朋友就给他一次机会吧!
这是在答复大天狗之前脑子所转的信息。
“哪道题不会,我教你吧。”天真的🐶子才不会猜到茨木想了多少想法
“嗯……这道……”边拿出作业给大天狗看边心里肯定地想着:看吧,果然是这样子!
大天狗本想很认真地教着新生,不过在茨木那“炽热”的目光下,感觉自己的面瘫脸已经要维持不下去了,“大,大概就是这样子吧,要上课了,再不懂就下课再问我吧。”
“嗯,你讲了之后思路顺畅了很多,谢谢你。”虽然我本来就会:D
“嗯……嗯。”感觉心里十分奇妙的大天狗花了一节课的时间才想出一个合理的说法。
大天狗:新生他肯定喜欢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不过大天狗还是很坚信自己的猜想的。
“茨,茨木!”大天狗握住茨木的双手,真诚地与茨木对视着,“放学后,来我家玩吧。”竟然他喜欢我,就肯定不会拒绝这个接近我的机会。来吧,快点答应吧!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班长对自己一脸期待,不过茨木还是十分诚实地回答自己的想法,“不要。放学后我要回家。咦?你有没有听到什么碎掉的声音?”
默默放下对方的手,把手放在课桌上,把头别过不愿再看到茨木。
那是我……💔的声音啊——
不科学,真的不科学,他没理由会拒绝我啊!
于是一直都放学大天狗也没有想出茨木会拒绝他的理由,只能暗叹茨木的心思比女孩子还难猜。

回家,饭桌上继续问学校的事情
“……酒吞,我觉得我班长喜欢我!”
“噗——什,什么?”
解释完来龙去脉,酒吞严重教导着茨木:“喜欢”这个词不能随便对人说,尤其是女孩子!
必须杜绝早恋现象!
茨木:那,我也不能对酒吞说吗?
酒吞:咳咳,当然我除外。
茨木:哦哦,我最喜欢酒吞啦!
被茨木撩到的酒吞:自家孩子怎么这么可爱orz

【酒茨】执念 11

执念 11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不知不觉两人也一起生活了半年多的时间,而今天则是茨木要上学的日子了。
“茨木衣服-穿好没,今天要去学校报道,你快点——”
“酒吞……这个领结怎么弄?不会……”茨木早已经穿好特定的校服,不过只差个从未接触过的领结,他委屈地拿着领结向酒吞求助。
“……”十分快速得帮茨木打好领结,整理着装,然后吃完早饭就送去上学了。

在车里
“紧张吗?”
“还,还好。”
“今天会认识很多新同学,好好和他们相处。”酒吞还是挺担心自家孩子的性格的,希望能开窍交点朋友谈谈心。
“嗯……知道了。”茨木并不觉得朋友有什么好的,有酒吞不就好了吗。
“不过也别太紧张。”
“嗯。”

酒吞把他领到办公室和他的班主任聊了一会儿,觉得班主任是个还算可靠的老师,于是嘱咐茨木几句也便放心离开。
然后老师终于可以把视线光明正大转到茨木身上,微笑着,“茨木是吧,我是你未来几年的班主任,同时是个语文老师,你可以叫我鲤鱼老师!”
热情又温柔
“老师好。”
“你是转校生,难免会有些紧张和对环境的陌生,不过我们班的同学人都挺好的,你一定会很快和他们相处起来的!正好下节是我的课,我们一起去上课吧!”
……鲤鱼小姐伸手想要拉茨木的手,茨木不自在地被老师握着。
路上鲤鱼小姐一直在对茨木说着自己班的孩子多么多么友善,不要紧张,人都多么多么好……
让茨木也不禁期待起新同学。
两人正好踩着铃点进来,班里的同学已经都乖巧地坐在位置上,见到藏在老师后面的陌生脸孔,开始叽里呱啦。“谁啊,新生吗?”“男的女的啊”“感觉好小只哦,不会是跳级的吧”balabala……
“好了好了,同学们先不要吵了。在上课之前呢,我要向大家介绍一下一位新朋友!茨木不要害羞,来和大家介绍一下你自己!”十分热情的鲤鱼小姐让茨木略微吃不消。
磨磨蹭蹭,自己从鲤鱼小姐的身后慢慢挪动出来,不过还是不自信地低着头。还是在鲤鱼小姐的鼓舞下才抬起头开始介绍自己,在自己抬起头露出脸的那一刻不出所料大家都有些抽气,尽管有些人并没有恶意,茨木还是有些受伤。
“大家好,我,我叫茨木,十岁……接下来的两年会和大家在一起……嗯……希望和大家好好相处!”
“说得很好哦,不过能更多介绍自己就更棒了,大家给茨木来点鼓励吧!”然后带头给茨木鼓掌,在一班人热烈的掌声中茨木只想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茨木,你今天刚到就和我们班长一起坐吧,正好让他多关照关照你!大天狗同学要好好和茨木相处哦!”介绍完毕后开始上课,“请大家把书本翻到第15页……”
茨木磨磨蹭蹭走到了班长,也就是大天狗的旁边,看着是个十分冷漠的人,茨木庆幸不用应付别人了。他坐了下来见大天狗对他点头示意表示友好,他也回应他个点头,然后两人便共用一本书开始上课。幸好之前在家里酒吞尽心尽力教了自己很多内容,让自己个插班生不会听不懂。
在鲤鱼小姐有趣的授课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下课后顺便把班长大天狗叫到办公室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要嘱咐。

等大天狗离开教室后,对新生感到好奇的同学们就凑上来各种询问茨木的喜好,家庭情况等等,当然善良懂事的他们可不会特意询问新同学脸上那大块面积的胎记,免得让新同学感到不开心,不过还是有不长眼的家伙会故意戳人痛处。
“茨木是吗,你那脸上的东西是什么啊?未免也太难看了吧,简直玷污了小生的眼睛!”班里的“坏小孩”妖狐拿着一把折扇,一脸高傲。
“茨木你也理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看来大家对这个妖狐同学也不是那么喜欢啊。
“我有和你们说话吗?真是吵得要死,人丑就不要说话,免得浪费空气。”说话的方式十分欠扁,不过本身也是个会打架的坏小孩,又听说家里人有钱有势,小朋友们也不太敢惹他,只敢默默在心里说着他的坏话。
见人安静下来,妖狐满意得继续找茨木的茬,故意戳别人的痛处,挑衅着对方,见对方被自己说得羞愧自卑地低下头,妖狐感觉身心格外愉快,果然欺负新同学是最愉悦的事情呢:D
不过茨木真如妖狐觉得的“羞愧自卑”吗?
虽然听着难听的话语让他很不舒服,不过再蠢也知道对方是故意的,茨木低下头想把自己那份燥热的心冷静下来,握着拳头,心里默念着:今天是第一天上学,不能打架,不能打架,不能让酒吞担心……酒吞会不开心的,要忍着!
茨木越是沉默,妖狐越觉得他是个软弱的可欺负的对象,“呵,你是哑巴吗,怎么都不说话呀!果然你也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吧,尤其见到小生这么美丽的人……”
“喂!你不要太过分了!”有个同学实在受不了了,直接冲上去把妖狐推倒,其他同学都拉着他,劝说着,“别冲动啊,以后他记恨上你怎么办?”“我们都有人去叫班长了,人应该快过来了,你就不能再忍一下吗”
“胆子肥了啊,竟敢推小生!”妖狐的脸直接拉了下来,“哼,你知道惹火我的下场吗?明天我就让你……”
“让他怎么样?”
“大天狗?!”
“你说啊,让他怎么样。”
妖狐还是怕大天狗的,不仅仅是对方是家庭的问题,还有谁让他是班长啊,会告老师状的,他可不能让漂亮的鲤鱼小姐对自己印象不好。
“你们真卑鄙,竟然叫大天狗来!死面瘫,死面瘫,别以后小生怕你,小生只是突然没有玩的心情了,咱们走着瞧!”尽管心里气呼呼不服气,也要表现得满不在乎,像只小孔雀一样抬头挺胸走出了教室。这个时候都能摆出一副高傲自大的样子,也就只有妖狐了吧。
“哇,班长你可算来啦!”“那妖狐吃瘪的样子真爽”之前像打了霜蔫了的茄子的同学现在一下子热闹起来,你一句我一句,叽里呱啦着。
大天狗看还在低着头的新生,想到老师把自己叫到办公室特意嘱咐要对新生好点,不要那么冷漠……那自己是不是应该安慰一下这个第一天就遇上校园霸凌的新生?“咳咳……其实你不用在意那个家伙说的话,他只是单纯的恋童癖加变态罢了。”
还沉浸在要打还是要忍的茨木显然还没发现自己苦恼的对象早就走了,只听到一清冷的没听过的声音在自己头上响起,茨木下意识抬头,“?”一脸不解看着大天狗,诶?我想打人的对象怎么不见了……
“咳咳,反正他是个恋童癖变态,你别在意他的话,以后他说的每一句话你都可以当屁话。”
“恋童癖?”原谅茨木的重点只有这个。
“……嗯,他喜欢三年级的跳跳妹妹,全校的人都知道。”大天狗一本正经说着。
……可是我们现在不是才五年级吗?茨木觉得真相还是让自己咽到肚子里去吧。
以为用自己高超的安慰技术把新生哄成功的大天狗觉得自己更加的伟大了,而茨木则觉得这个板着脸的班长好像人还是挺不错的,就勉强交个朋友回去给酒吞交个差说自己交上朋友了吧。

完美误会

【觉萤】无题

我只是单纯想些觉和萤草罢了,毫无剧情,烂尾也不管


微量酒茨


弱小的妖怪,只能依附于大妖,祈求保护。

你不要痴心妄想成为大妖怪了!你觉得你能和那传说中的酒吞童子比吗?

你只是个小妖怪,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小妖怪

弱小

······

吵死了,吵死了——

 

“嘁!烦得要死!想想看,今天去挑战谁呢?”红发女孩拿着她熟悉的老伴——铁棍去寻找下一个挑战对象。

 

“哇——我输了、我输了,不要再打了——”一位“被挑战者”低声下气地向女孩求饶,他实在没想到自己竟然轻敌了,这个看似弱小的妖怪竟然强得可怕。内心虽有不甘,碍于现状只能先投降求饶。

“哼!真弱,嘁!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这个······”

“嗯?难道你想反悔?”女孩把铁棍狠狠向那妖怪袭去,毫无偏差正好离脑袋只差一公分,插入地面。

“不——不不不,竟然你、您赢了我,这片土地就是您的了!”妖怪跪着,把头深深埋在地上,以示诚服。

“哈哈哈,这还差不多!”女孩抡起武器,高兴地走开,并没有注意到那位战败者充满不甘与仇恨的眼神。

 

今日之后,这片土地易主,而新的主人的名字——觉。

 

“觉大人,听说您又赢了呢,恭喜恭喜!”

“觉,不赖嘛,这里都能成头了。”

······

看,这就是强与弱的区别。弱小的妖怪附和于你,强大的妖怪忌惮于你。

到底是谁说小妖不许变强,呵,可笑。

 

 

躺在自己床上的觉,看着略些空旷的家,思考着,“嗯······小弟、食物、财宝······我好像没什么缺的东西了,哎,这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了,无聊!要不,下次去远的地方转转,顺便找个玩具玩玩······嘿,好主意!”

说做就做,单细胞觉第二天马上离开了这里,带着自己的武器。

“呜——不要打架,大家不要打架啊,哇——”萤草无助地握着手里的草,看着一群妖怪因为最近新来的妖怪而引发争论而准备动手的架势,萤草眼睛又开始湿润了。

“闭嘴,弱小的草妖!”

“哎——你除了哭还会做什么吗?”

“不过新来的那家伙该教训教训了,不然要坐到我们头上来了!”

“是啊是啊,听说那家伙把南大王给打了,还抢了他领地······”

“嚣张至极!打她!打她!”

······

本来就恼火的情绪一下子被煽动起来,一群妖怪准备去寻找那个新来的妖怪,决定好好教训教训对方。

“呜······”萤草只能呆在角落里默默看着他们的行为,听着他们的话语。她只是一只弱小的草妖,没有什么大本领和大家不同,“好可怕······”

 

“喂!草妖,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我、我吗?”不敢相信竟然有同伴会邀请她一同,这是被大家认同了吗。

“你到底去不去,磨磨唧唧的,给个话!”

“······如果、大家需要我的话······我,同——”萤草揪着自己的小草吞吞吐吐道,只不过那妖可没耐心等她说完,待她吐出“同”便打断她的话,只是不耐烦地告诉她时间地点。但是萤草还是很开心,觉得这是大家对她的认可,只可惜大家只是想拿她当个垫背的。

 

过了几天,妖怪们准确找出了新来的妖怪的住所,天蒙蒙就在人家门口堵着,大喊着各种不好的词语。萤草胆怯地躲在人群的后面,紧握小草不知所措。

“吵什么吵!都不能好好睡觉了!”觉披着凌乱的头发,一脸不满地抡着棍子出来,“来打架啊!快点,我还有继续睡觉呢!”把棍子砸到地上,嚣张地挑衅着,不出所料那群妖怪更加生气,一个个朝觉冲来。而本来躲在后面的萤草被有心人慢慢推到了觉的面前,看着之前冲上去的妖怪被觉一棍子打趴在地,萤草已经开始怂了,而原本生气的妖怪在萤草被推出去后也不再冲上来,而是对萤草喊着“草妖打死她”“快点上”之类的话语。

“哦?你很厉害吗?站起来!”觉目光立马锁定独自在前的萤草,举着棍子指着她。

“不——”

“快上啊!打赢了就让你加入我们!”妖怪们还在怂恿着。

“呵,你的‘同伴’在替你加油呢。”觉嘲讽着这个看着吓得快晕过去的女孩。

“我······”打不赢的,我不行的,对不起······短短几秒的时间萤草已经在脑子里过了好几个想法,最终还是被自己的懦弱打败,“不要打我,我不行的,哇——不要打我——”

在萤草认输的那一刻,她听见所谓“同伴”的嘲讽,“切,还以为能派上什么用场呢”“真是没用的草妖啊”“不愧是小妖怪,真没用”

当然觉也听见了。

“小妖怪吗······呵呵,你们惹到我了!”觉开始愉快地打架,也不顾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萤草,萤草怕被伤到便把自己缩得越发小,紧抱着自己的头闭着眼,默默听着武器挥动的声音,妖怪惨叫的声音,以及低喘声。

等到什么声音也不在,只剩下喘息声,萤草怯生生睁开了眼,周围全是同伴,不过听那虚弱的呼吸声,因为只是被打昏过去了。看着站在“尸体”中间,立着武器的觉,萤草感觉帅呆了,一只强大自负的妖怪,与自己不同。

“好看吗?”

“不要打我!”

“嘿,打你又没成就感,我才懒得打你呢!你还没回答我,好看吗?”

得到了保证的萤草虽然依旧害怕不过身体也不是特别僵硬了,不过并不明白这个妖怪到底要问什么,只是木楞地回答着,“好、好看。”

“哼,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战利品了,我,就是你的主人!”

“战利品?主人?”萤草不明白。

“哎,你真笨,就是你是我的人了。你叫什么?”

“萤、草。你、你呢?”

“我叫觉!你要好好记住哦!”

“嗯,觉!”

 

这个软乎乎,胆小的小草妖,看见她就好像看到了很小很小的自己,不禁想把她带回家。

反正玩具找到了,回家吧。

 

 

觉的嘴巴真的很坏,经常把萤草说得委屈巴巴,想要流泪,但是如果真的流泪,觉就会很嫌弃,所以萤草会尽量忍着不哭,不想让觉讨厌,因为觉是第一个对自己好的人,萤草不想失去她。

就算被说爱哭鬼,胆小鬼······也是喜欢觉的。

被带回领土的萤草被迫式地接受着觉的一切,尽管对于萤草来说有些困难,但是还是努力去接受着这陌生的一切。

然后在这里和觉一直一起,就算是打架,觉也带着她,只不过后来每次受伤萤草都得哭,觉也就不带着这个哭包子了。

 

“觉——哇,你受伤了!”一天,又去浪的觉带着一身的伤回来,萤草见不得血,心疼得要死,眼泪哗哗。

“不许哭!爱哭鬼!我这可是胜利者的标志,嘶——”不过还是很疼的,没想到对手这么厉害。

“不要动,我给你疗伤。”现在的觉每次回来多多少少都得带点伤回来,萤草觉得自己好没用,一点都帮不上觉得忙,于是她就趁觉不在的时候去向别人请教妖术,虽然很笨,但是好歹刻苦,最终还是学会了如何去治愈。虽不精,但是在觉受伤时还是可以让她不痛苦的。

“呵,开心点。我可是把西边杏林的地盘给赢过来了,下次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去那里玩了,看谁还敢说你。”觉得意地笑着,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受伤的事情,在她看来这是自己在变强的标志。

“呜,如果觉会受伤,呜我才不要呢······”

“喂!你这样子我不就白打了,真是!”故意赌气不理萤草,见萤草围着自己团团转,觉在阴暗处得意地笑:这个笨蛋还不是在意我!

 

 

觉在这里名声越来越大,而她也越发强大,强大到有人开始地下行动。

 

“酒吞大人,最近西边有个小妖特别嚣张,说什么要统治妖鬼,真是嚣张至极!根本不把酒吞大人放在眼里!她现在可是一路向这边慢慢打来,再过不了多久,我看那,她都能打进这里来了!酒吞大人,您看?”

“呵,你这是不相信本大爷的实力吗?”

“不不不,小的怎敢,只是替酒吞大人担心呐。”

“呵,终究是个小妖怪罢了,还不值得本大爷留意。”说完便继续喝酒,心里想着前段日子捡来的小鬼。

 

“酒吞大人怎么说?”

“还不是老样子,真是,难道还让那个小妖无法无天了!”

“大人前段日子不是捡到一个小鬼吗,我看对他也挺上心的,要不我们······”

 

 

自负的觉当然不会知道妖怪们想着怎么算计她,就算知道大概也是嗤之以鼻吧。

现在的她根本看不清什么,而作为旁观者的萤草却明白着。

“觉,最近会不会太······”

“嗯?你想说什么?”把玩着萤草的头发,随意问着。

“最近很多闲言碎语······我怕······”

“怕什么!那些家伙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萤草不好再说些什么。

 

 

如果要对付觉,那么就要先处理掉她身边的草妖,于是在大家谋划下,萤草开始虚弱。

起初只是单纯的疲倦,不想动弹,到后来没有食欲,人渐消瘦······

觉是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小草虚弱下去的,她想了很多法子,如果不是草不愿意伤害别人,早就让她吞噬妖怪去了。

觉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并不强大,依旧的无能,连自己重要的人都无法守护。

在一天天崩溃中,突然有个陌生的妖怪对觉说了一段话,“觉大人,我听说那边酒吞的地盘有个白发的鬼子,据说他的血有祛除病魔的功效,我觉得这不妨一试。”

“酒吞的地盘吗······”对于传说中的鬼王,觉还是有所忌惮的。

“觉大人不必担心,那鬼子也只是在边角区域,就算过去,酒吞也是不会发觉的。况且我觉得,我觉得觉大人也是很强大的,这个传说中的鬼王也不过是传说罢了,你觉得呢?”

被虚荣心包裹着的觉在妖怪的恭维下,竟然真的开始产生“鬼王酒吞也不过如此”的想法,安顿好萤草之后觉便去了鬼王酒吞的地盘。

 

见到那个白发鬼子的时候,他的周围全是让人不舒服的瘴气,大概是怨念太深的缘故,不过隐隐约约还有个不属于本人的妖气,只不过心急的觉并为多想。

为了草,她二话不说朝鬼子冲去,只想着速战速决,而鬼子看似弱小却也能在觉的手上撑个几回合,但还是赢不过从小打到大的觉。

鬼子瞪着眼倒下,看着觉朝着自己走来,也许是想杀了自己吧,只不过真的这么容易吗?

在觉要砸下棍子的那一刻,一股强有力,带着杀意的妖气冲自己袭来,觉凭着直觉勉强躲开。

“谁!出来!”

“呵呵。本大爷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个小妖怪,竟然还敢来本大爷的地盘伤本大爷的人。”酒吞庆幸自己为了时刻关注茨木而设下的东西,看着自己捡来的东西被人伤成这样,不可说不生气。

“你就是酒吞?我看也不过如此嘛!”觉式挑衅。

两人也都是急性子,不喜动口舌,还是直接上手比较合适。

一来二去,觉渐渐开始吃不消,而鬼王还是像猫逗老鼠一样,消耗着自己的体力。

强大的妖力直冲自己,只能勉强躲过,若躲不过身上便就多了道血淋林的伤口,鬼王也不是善者,能多狠当然有多狠。

“哼,小妖!”

这就是鬼王吗?无尽的精力无穷的妖力,这个人,自己真的能比得上吗?

不可能的······

 

“没力气了吗,那便、去死吧。”

他能轻而易举地杀了自己

这就是鬼王。

自己真的无法比,我还是太弱了啊······

走马灯回忆着自己的过往,记忆中最多的还是那个爱哭鬼,变成了一副惨兮兮的爱哭鬼。

 

那个笨蛋可是在等着我呢,怎么可以死在这里!

 

酒吞也没想到小耗子竟然还有体力逃跑,一不留神被逃走了,不过还是茨木的伤要紧,也没在意那个小妖怪。

 

 

萤草看着满身是血的觉,一脸无措,而自己却只能无力地躺在床上,哭泣着。觉已经把所有力气用来回家了,靠在床边的觉实在抽不出精力去哄那个爱哭鬼。

“觉——觉——”

“吵死了,我还没死呢!咳——”

“血,觉!呜,觉你不要死啊,我不要你死!”想要帮觉把血擦掉,却怎么也擦不干净,想要用妖术治疗觉,然而生病的自己已经没有那个妖力去施展妖术,“觉,对不起!哇——你不要死,嗝,呜······”

只恨自己为什么这么笨,永远学不会高级的妖术,只恨自己为什么身体这么差,拖累觉,让觉变成这样子。

讨厌弱小的自己,好讨厌,好讨厌·····

 

“哭什么呢,你······不知道······我最讨厌你哭了吗······”好累,和鬼王打完架之后好累,从未这么累过。

“那我不哭,嗝,觉不要睡觉······”

“笨蛋,低头。”

萤草乖乖低头,然后觉亲了她的嘴角。

“!”这是第一次被亲吻,心酸酸的。

“我喜欢你哦,我的······小草······”

觉实在太累,渐渐闭上了双眼,她需要休息。

 


【酒茨】执念 10

执念 10

 

  自便与茨木一同拜访八百比丘尼之后,酒吞也不敢留茨木一人在家,就连早上也特意带到公司不愿让他麻烦博雅,幸好晴明,博雅也表示理解。只不过第一天把茨木带来公司,红叶便有了不满。

  红叶见茨木一刻不离酒吞的样子,酒吞和晴明大人也没一个解释,觉得有点妨碍工作,“酒吞,我觉得上班期间还是别带孩子来比较好吧!工作进度也被耽误了不少。”

  没错,在工作时间酒吞还得顾及旁边茨木的感受,时不时从工作中抽出注意力来看看茨木,根本不能完全投入到工作中。而红叶本身对小孩子的不喜,让她也不能一心一意工作着,不能控制自己不去关注那个小鬼头。

  “抱歉红叶,最近家里出了事,不好留孩子一个人在家。我尽量快点完成工作。”酒吞对此也表示不好意思,不过还是茨木的事情比较重要,所以只能对不起红叶啦。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红叶也不再说什么,把自己投入工作中。

  本来以为红叶还会态度强势地抱怨,毕竟对方可是一个不喜欢孩子的工作狂,她能这么容易松口,酒吞也放心不少。酒吞又看了看拿了一把小凳子坐在自己旁边看着自己的茨木,“饿了没?”感觉最近茨木胃口不是很好,早饭也只吃了以往的三分之一,酒吞怕他已经饿了。

  “唔,不饿......”茨木迷糊地回答着,时不时用手托着脑袋点点头,大概因为无聊而困倦了吧。酒吞又再次放下手中的工作,把茨木抱到自己身上,摸了下他的额头确定他没有发烧后,揉着对方的小白毛,问道:“困了?睡一会。”说完搂着茨木把他往自己怀里带。

  “不......不要......”怕影响酒吞的工作,又想到之前那个漂亮却不友善的女人说的话,茨木挣扎着要下来。还是酒吞硬搂着他,警告他乖乖听话,茨木才不情不愿地靠在酒吞胸膛,敷衍性地眯眼表示自己睡觉,不过后来大抵是酒吞身上太过温暖让茨木安心,又或者最近几天的疲惫,茨木最终还是在酒吞怀里睡着了,直至中午吃饭。

  

  “茨木、茨木,起来了......”

  “呜——酒吞?”茨木揉搓着双眼,随后又马上被酒吞给制止,“吃饭了吗?”

  一醒来开口就是食物,真是个小吃货。“是啊,中午该吃饭了,带你去吃好吃的。”

  听到“好吃的”,茨木一下子清醒,“唰”地从酒吞身上跳下,满脸期待地望着酒吞。酒吞揉着僵硬的肌肉,好笑地问着茨木,“你想吃什么,嗯?”

  “我!我要吃烧烤、牛排、巴菲......”叽里呱啦从嘴里吐出各种东西,有些还根本不是午饭范围内的,见茨木有种永远也说不完的趋势,酒吞扶额无奈地打断他的妄想,“得了,你就跟着我走。”

  茨木(ˉ﹃ˉ)

 

 

  回到办公室,茨木继续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酒吞继续处理自己的事物。片刻的安静过后,茨木有些许坐不住,无聊地玩着自己的手指,随后又无聊地摸着酒吞的办公桌,本来还想动一下桌子上的文件,却被酒吞呵斥。茨木一脸委屈地盯着酒吞,一动不动,生着闷气,直至下班时间。

  “吃糖吗。”

  “红叶?!”酒吞看见讨厌小孩的红叶竟然转性般开始主动和小孩说话,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而一向对喜欢对酒吞高冷的红叶也懒得搭理这个“酒鬼”,只是默默把糖放在桌子上,让茨木自己去拿,之后便高冷地走了。

  红叶内心:还不是看那个小鬼太可怜了。

  虽然讨厌陌生人,不过还是喜欢漂亮的东西的茨木,欢喜地吃着糖回到了家,心想着明天要好好回报这个美丽的小姐姐。

 

 

  第二天

  红叶上班看到自己桌子上的大白兔奶糖,又看看隔着酒吞桌子望着自己这边的白发小鬼。决定无视这堆糖以及小鬼期待的眼神,然后果然看到小鬼一脸失望,好笑地吃着奶糖觉得这个小孩子不是那么讨厌嘛。

  

  下午

  茨木收到了一盒德芙巧克力

  果然好看的人都不是坏人,就像酒吞一样~~好次!茨木愉悦地吃着巧克力,心里如是想着。

  而红叶悄咪咪瞄了一眼,看着茨木吃得一脸幸福的模样,觉得好笑却开心。

  

  明天买点什么呢?

 

  然后第三天,第四天......红叶与茨木就通过这种方式,不知不觉关系变好了?!至少茨木不害怕和红叶搭话,在酒吞不理会自己的时候还能去找红叶姐姐玩,而红叶也会从工作里时不时分心应答茨木那些让人无奈的问题。

  酒吞:......what the fuck???

  

 

 

  “你什么时候和红叶关系这么好了?”在床上,酒吞随意玩着靠在自己身上的茨木的小脚丫。茨木怕痒,尤其是有些地方特别敏感,一脸隐忍地被酒吞玩弄着脚丫,实在忍不住了就抖抖脚然后又老实地让酒吞随意动着。

  “我、我也不知道呢,不过她好漂亮哦,和酒吞一样!好看好人!”从小就有“颜控”趋向的茨木耿直回答。

  “嗯?喜欢她吗?想不想和红叶姐姐住在一起呢?”酒吞故意逗弄着茨木,不过也想着两人的喜好竟然相同。

  “喜欢的、不过、不过家里是我和酒吞的!酒吞是我的!不能一起的,不能!”

  “好啦,逗你玩呢,别这么激动,咦?这样就生气了?”戳了戳把嘴巴嘟起来,气鼓鼓的茨木,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生气了。“真逗你玩的,况且别人还嫌弃和我们两个臭男人住呢,嘴巴还鼓起来,让我戳戳会不会戳爆啊。”

  “唔!不给戳,才不会爆呢!酒吞坏,不理你了,略略——”然后就从酒吞怀里钻出,留给背影给酒吞。不过还是忍不住偷偷转头瞧酒吞,在两人眼神正好对视上的时候,又迅速转头,一副“我生气了”,这在酒吞眼里就是变相撒娇。

  “刚刚还说我好看好人,真是说变就变。不生气了,我给你做好吃的。”食物诱惑大作战。

  “哼!”不理你!

  “可是随意点菜哦~再不答应就无效了哦,你真的不要吗。”继续诱惑~

  “......哼......”有点小心动呢,但是我才不会屈服,才不会,(口水)不会。

  咦,竟然不为所动,有点不科学啊。酒吞可读不出茨木内心的挣扎,只是单纯以为茨木竟然赌气到连饭都不想吃了。“真的不要?哎——竟然某人不愿意吃我也不勉强,我自己给自己吃——”

  说完话的酒吞还真的不顾还在赌气的茨木,走到了厨房,走到门口的时候还特意又悠悠说了一遍。

  被丢在床上的茨木:赌气还是吃酒吞的饭,这是个问题......是个屁的问题!当然还是吃饭最重要啦!!!

  “酒吞,酒吞,我不生气啦!我要吃糖醋排骨——哦、还有茭白——”边跑边喊着菜谱的茨木。

   ......食物大作战成功......

 

半个月之后

  和茨木混熟后的红叶,在某天突然没见到酒吞后面跟着的小鬼头,向酒吞投去疑惑的眼神。 

  酒吞:咳咳,呆公司太久也不好,茨木最近也开朗了许多,就让他继续和博雅练习去了。

  嗯——有点点吃味什么的,靠谱的成年男子酒吞怎么可能会有的。

 

 

难产出来的文,太久没写应该和前面的性格有些连接不上了

最近忙又懒,又在玩刀剑乱舞orz


【酒茨】
还是那个深井冰茨
怕被河蟹做成图片😞😞😞
试了好久才能发上来,哭唧唧